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桂平新闻网 > 流行时尚 > > 正文

刘晨|远去的一百七十年:读一本旧时的太平天国史新作

2021年02月17日 03:27 来源:未知 手机版

成都大学生兼职,斗破苍穹漫画天上人间,德甲球队名称

《太平天国革命运动》,简又文著,王然译,后浪·九州出版社2020年10月出版,568页,110.00元

一、“长毛”纪念日
今年的1月11日,是太平天国金田起义一百七十周年。在前几天的电子邮件中,我对一位国外学者讲,中国学界会在某些重要历史事件的周年组织一些纪念活动。可是太平天国的周年,似乎是一个被学界和公众遗忘的日子。
十年前,在洪秀全故里广州花都举办的金田起义研讨会,与会规模和论文质量还差强人意。时光轮回伤无尽。太平天国史遇冷,与专业研究的异常寥落和社会舆论否定太平天国的声音有增无减密切相关。如今社会上谈太平色变成为一种风气,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心照不宣地选择缄默便不足为奇。
当然,金田起义的具体日期,学界颇有争议。罗尔纲先生以洪秀全三十八周岁生日的庚戌年十二月初十日(1851年1月11日)为金田起义日,这是一直流行的说法。王庆成先生认为金田起义是从庚戌年七月到十二月初各地会众汇集金田过程中的一系列活动和斗争的总称。荣孟源、茅家琦等先生持庚戌年十月初一日(1850年11月4日)说。但这并不妨碍后人习惯上以1月11日作为纪念金田起义的日子。我倾向于认同第三说。因此去年在筹划“新时代太平天国史研讨会”时,我在邀请函的开篇写道:“太平天国官书《天兄圣旨》载,庚戌年(道光三十年,1850年)九月,太平天国起义已呈‘八面煷起,起不复熄’之势,《天情道理书》亦载‘及至金田团营,时维(庚戌)十月初一’。自此,这场中国历史上旧式农民起义的最大洪流,便以金田为起点,迅速奔突向前,席卷大半个中国,使清王朝的统治一度风雨飘摇,并对近世中国政局和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
无奈庚子岁瘟疫肆虐,会期一推再推,及至会议经费被收回,只能宣告取消。若能实现,该会将负有近四十年来首次在北中国召开全国性太平天国史会议的学术史意义。除了疫情,前述背景或多或少也是这次“长毛”(太平军自称及他称)未能会集京城开会的一个阻力。
这几年,美国、日本掀起了一股研究“太史”的小热潮,如裴士锋(Stephen R. Platt)的《天国之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版)和菊池秀明的《金田から南京へ:太平天国初期史研究》(东京汲古书院2013年版)。特别是《天国之秋》简体中译本曾在书市大卖。2020年,梅尔清(Tobie Meyer-Fong)的《躁动的亡魂:太平天国战争的暴力、失序与死亡》(台北卫城2020年版)和仓田明子的《十九世纪口岸知识分子与中国近代化——洪仁玕眼中的“洋”场》(凤凰出版社2020年版)又一度引人注目。相比于此,国内的冷寂,令人唏嘘不已。不过聊以慰藉的是,前些日子又收到了简又文先生的“新作”——《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九州出版社2020年版),一本上世纪七十年代英文本旧作的中文新译本。
二、风骨与灵气
民国时期是国内太平天国研究的开拓和初始阶段,学界出现了一批在该专题领域成就卓著的学者,最为著名的有简又文(人称“太平迷”)、萧一山、郭廷以、罗尔纲、谢兴尧(自称“老长毛”)。后来前三人去了港台,留在大陆的罗、谢成了大陆“太史”泰斗。他们是太平天国研究第一代学者的代表,如果忽略这些大家身上的时代和政治烙印,他们的著作代表了既往“太史”研究的最高水平。
1958年、1962年,简又文先生的《太平天国典制通考》三册、《太平天国全史》三册相继在香港出版,这是他积毕生之功殚心竭力研究太平天国的结晶。《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以下简称“该著”)是《太平天国全史》的精编本,1973年在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英文本。其论说主线仍然依照《太平天国全史》从洪秀全出生至整个运动失败的时间延续性。一部史学著作的生命力取决于它有没有“灵骨”和“灵气”,也就是取决于理论的素养、史料的考辨和史实的建构。至中文本出版之际,该著已四十岁“高龄”,如此“长寿”,必然有其特色。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http://www.gpigpi.com/liuxingshishang/41605.html

本文标签:太平天国 太平军 社会 事变 革命

下一篇:太平天国金田起义的故乡

上一篇:桂平农村别墅铁艺大门怡源金属制品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

  • [:标签]